九陂资讯
九陂资讯
九陂资讯 > 社会 > 赌钱前有什么禁忌吗,皇帝的表弟,一个当他的男宠,一个调戏他的皇后,一个篡了他的位

赌钱前有什么禁忌吗,皇帝的表弟,一个当他的男宠,一个调戏他的皇后,一个篡了他的位

2020-01-09 18:31:03
(王莽《相爱穿梭千年》,篡位当了皇帝,亡了汉朝。淳于长是成帝的表弟,同时,他还是成帝的男宠。其实,成帝的表哥表弟们实在是太多了,只有两个人在这一辈里面脱颖而出:一个是淳于长,一个是王莽。成帝刨根查到底,竟然发现,淳于长好离谱:他一直通过许孊与长定宫的废后勾结,一方面调戏许废后,想要打她的主意,一方面收受她的巨额贿赂,声称可以为她谋立为左皇后。

赌钱前有什么禁忌吗,皇帝的表弟,一个当他的男宠,一个调戏他的皇后,一个篡了他的位

赌钱前有什么禁忌吗,(淳于长《母仪天下》,调戏前皇后,还谋反)

(王莽《相爱穿梭千年》,篡位当了皇帝,亡了汉朝。)

文/侯虹斌

我记得有位情感作家说过:认识一个男人,可以从他的朋友开始:如果他周围的好友都是谦谦君子,那么这个人可信赖的程度就比较高;如果与他为伍的人主要是人渣,那么他也是人渣,没跑的。这样想来,那些总是希望“除奸臣、清君侧”的人可以洗洗睡了,昏君和奸臣正好是人渣配人渣,他们玩得正欢呢。

所以不要奇怪,成帝身边最好的士大夫,也仍然很庸俗,比如张禹、谷永、孔光、翟方进这种;而最像样的贵族呢,都喜欢弄权,比如王凤、王根等;差一点的,就是淳于长这种超级渣的。

依我看,这个时代和成帝最相衬的人就是淳于长了,他们正好是王八看绿豆,对上眼了。

淳于长是成帝的表弟(王太后姐姐的儿子),同时,他还是成帝的男宠。不过,《汉书》中也说,“其爱幸不及富平侯张放(成帝的另一个表弟,元帝的姐妹敬武大长公主的儿子)”。这里也要提一下张放。张放对成帝有深厚的感情,经常陪成帝睡觉,陪成帝一起微服私行;带着成帝和随从逃离未央宫,跑到吏民家喝酒,鬼混,这种情况长达数年。难怪王太后和王凤等人都急着要把张放赶出宫去了。

相比较来说,毕竟淳于长还是一个官僚,没有空闲搞那些风花雪月,但他为皇帝的风花雪月做出的贡献和影响,可远非小小一个张放所能比的——他帮成帝立赵飞燕为新皇后。

前任的许皇后被废了,成帝开始着急地为受宠的赵氏姐妹谋求升级,大的赵飞燕当皇后,小的赵合德为昭仪。可是,赵氏姐妹出身低贱,王太后又非常不喜欢赵飞燕,就是不肯松口。成帝根本搞不定他的母亲。这时候,淳于长出马了。太后是他的姑母,史书上没有记载他是怎么劝说的,但太后居然就同意了。

(《母仪天下》中的汉成帝与赵氏姐妹)

(《母仪天下》中的许皇后)

成帝高兴坏了。立了皇后以后,他就寻思着让淳于长封侯。但无功不得封侯。后来,终于借淳于长上书提议罢建昌陵、避免了进一步劳民伤财之事,封他为定陵侯了。虽然有人反对,也不管用——要知道,上书很有可能就是成帝让淳于长干的呀。

其实,成帝的表哥表弟们实在是太多了,只有两个人在这一辈里面脱颖而出:一个是淳于长,一个是王莽。他们都在王凤临终前殷勤侍候,王凤把此二人托孤给成帝,成帝开始对这两个人另眼相看,拜淳于长为列校尉诸曹,迁水衡都尉侍中,至卫尉九卿。到了淳于长封为定陵侯的时候,他的权势已经非同一般了:又能陪睡、又能陪玩、又能解决实际的政治问题,还是亲戚;何况,淳于长还是个懂眉眼高低的机灵人。他利用这些有利条件,贵倾公卿,四处结交诸侯牧守,并大加贿赂和赏赐,钱财多不胜数,也娶了多个姬妾,淫于声色,又不守法纪。爽得很。

而与淳于长同时崛起的另一个表弟王莽(王太后哥哥王曼的儿子),也在王凤病榻前被任命为黄门郎,后升为射声校尉;在淳于长声色犬马的时候,他正在哼哧哼哧地努力读书呢,忙着礼贤下士、清廉俭朴,还把自己的俸禄分给门客和平民,甚至卖掉马车接济穷人,深受爱戴。

同样是表弟,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?

眼看着大司马王根就要退休了,按发迹的先后,淳于长应当接任大司马之职的。这时候,出事了。淳于长被王莽告发,说他如何骄奢无礼,想要取代曲阳侯王根的地位,当着王莽母亲的面上车(不尊重长辈),偷偷纳废后许氏的姐姐、龙额思侯夫人许孊为小妾,接受她的财物。太后很生气,成帝于是免了淳于长的官职,让他回封地。

结果,淳于长又重金贿赂舅舅红阳侯王立的长子王融,想转托求情,留在长安不走。王立向皇帝替淳于长求情。成帝马上觉得有问题,要追查——王立吓坏了,逼着儿子王融自杀了。成帝刨根查到底,竟然发现,淳于长好离谱:他一直通过许孊与长定宫的废后勾结,一方面调戏许废后,想要打她的主意,一方面收受她的巨额贿赂,声称可以为她谋立为左皇后。

这还了得?淳于长罪至大逆,死于狱中。

王莽当上了新的大司马。很久以后,又找罪名杀了淳于长的儿子淳于酺。能够调教出胆大包天的两位表弟,成帝功不可没。下作如淳于长,如果不是因为上层的政治斗争,他甚至马上就要出任这个帝国的最高行政决策人了。我们也知道,朝廷命官的东窗事发,不都是出于各种偶然因素,各种政治斗争吗?纠查系统似乎很少起作用,总是得靠女人和敌人来立功。

(本人新书《活在汉朝不容易》上市,当当、京东、亚马逊及各大书店有售。)

(《母仪天下》中的王太后、许皇后、班婕妤与淳于长。)

田畈新闻